张旭豪分了多少钱?现在做什么?

  饿了么前老总张旭豪虽然名声不大,但看到张旭豪的故事,你会禁不住感叹一句:原来头脑聪明的人挣钱这么容易!!!

  2018年4月2日,互联网行业爆出一则重磅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的成交价,全资收购饿了么。

  此后,饿了么褪去了“独角兽”的光环,披上了“资本”的外衣。但令人不解的是,作为一手创立饿了么的董事长张旭豪,他为何会把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拱手让给他人呢?

  这要从2014年的“蓝黄大战”说起!

  分庭抗礼

  “滴,您的外卖已送达!”

  2014年,互联网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尤其是新生产业——外卖成了炙手可热的摇钱树,而两大外卖平台的竞争也是水深火热,尤其是美团,作为后起之秀的它,却迸发出赶超饿了么的气势。

  2010年,美团发现了一款日订单销量上千单,且毛利润非常高的软件系统,有先见之明的领导立即下令,要求美团内部短时间“复制”此平台,并迅速推广。

  就这样,美团外卖平台诞生,而那款被借鉴的软件,则是张旭豪已经创立两年的饿了么。

  市场如战场,没有先来后到,实力才有话语权。因此,属于美团与饿了么的外卖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为了应对美团的强势进攻,张旭豪不得不扩张团队人员,从先前的300人扩充至5000人,然后开始扩大城市覆盖率,硬生生将原来的12个城市,发展到200个城市。

  但是,美团外卖作为资本掌控下的小雏鸟,即便很多业务不成熟,但资金不是问题。因此,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成立之初,就已经培养出一支超过千人的团队,以便应对所有问题。

  那时候,无论是张旭豪的饿了么,还是王慧文的美团,都采用的是“烧钱”战术。不断放出补贴红包及福利等等,试图吸引更多的客户,增强顾客忠诚度。

  要是有人刚好经历过那段外卖行业的世纪大战,对“一块钱吃一顿饭”的好事深有感触,但是,无限制地利用价格战,对于两家企业而言,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亏损。

  据统计,美团曾补贴出42亿,而饿了么则跟风补贴30亿。

  尽管张旭豪曾在大会上拍板喊过“不要在乎成本,最关键的是抢占市场份额”,但初创企业与资产雄厚的老牌企业相比,很快就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无奈之下,张旭豪只能一边发补贴,一边拉投资。

  2015年1月,张旭豪成功为饿了么拉来了3.5亿的投资,随后又得到了6.3亿的融资,一时成为了获得最多融资的外卖平台。

  有了资金的支持,作为“独角兽”企业的饿了么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并逐渐在这场外卖大战中占据山风。就在张旭豪以为要“成王败寇”之时,意外却发生了。

  早些时候,大众点评以8000万美元入股饿了么,双方达成深度合作,共享用户数据及流量,以达成互利共赢的局面。

  但是,2015年10月,大众点评却突然宣布与美团合并,双方实行联席CEO、双品牌运营,这也就说明了,大众点评已经由饿了么阵营倒戈美团。

  被两家巨头企业围攻,是张旭豪从未设想过的局面,但他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毕竟生意场上瞬息万变的局势多了去,利益链才是合作的唯一前提。

  眼看顺风局变成逆风局,张旭豪决定:吞并百度外卖。

  2014年,百度外卖诞生,作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它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占据北京市场的头把交椅,市场份额更是远超于饿了么与美团。

  尽管一时风头无限,但百度外卖的业务却在关键时期一落千丈,尤其是饿了么与美团大打价格战时,百度外卖已经沦落为第三名,被远远甩在后面。

  值得一提的是,外卖行业兴起最初,也有很多外卖平台在市场上沉浮过,但由于资金或者其他方面的局限性,无一例外地失败,而百度外卖算是里面混得比较好的。

  2018年10月,张旭豪出资8亿美元,收购百度外卖。虽然曾经是外卖行业的王者,但那时的百度外卖却处于“垂死边缘”,不仅市场份额少得可怜,还没有多少客流量。

  因此,饿了么表面上与美团分庭抗礼,但实际境况却大不相同。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饿了么的年活跃数量为7.09亿人,而美团则高达13.06亿人,几乎与全国人口持平,而饿了么在软件的启动次数上仅有141.8亿次,而美团则高达235亿启动次数。

  由此可见,饿了么处于劣势,如果执意与美团打价格战,其结果显而易见。

  那时,摆在张旭豪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种是减少市场份额,避免与美团争斗,另一种则是寻求更大的金主,让饿了么继续发扬光大。

  所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饿了么好比张旭豪的亲孩子,如果真的退到二线,不仅对不起一路走来的辛苦,也辜负了自己的初心。

  于是,张旭豪果断选择了第二种方法。但那位有缘人是谁呢?他的心中早有人选,那就是能与美团抗衡的阿里巴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