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新增本土“3076+991”(吉林省新增本土无症状10例)

目前,吉林省的疫情形势是非常严峻的,3月14日,吉林省新增3076例本土确诊病例和99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多的,现在大家对吉林省的疫情十分关注,那么接下来大家就和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吉林省新增本土“3076+991”,吉林省新增本土3076例,吉林疫情最新情况。

吉林省新增本土“3076+991”

据国家卫健委,吉林昨日新增3076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吉林市2601例、长春市460例、延边朝鲜族自治州10例、四平市5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991例,其中吉林市979例、四平市5例、长春市3例、延边朝鲜族自治州2例、梅河口市2例。

全国本土新增“3507+1647”

国家卫健委15日通报,14日0时至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3507例,分布情况如下:

吉林3076例,其中吉林市2601例、长春市460例、延边朝鲜族自治州10例、四平市5例;

山东106例,其中青岛市48例、滨州市19例、淄博市12例、威海市10例、潍坊市7例、德州市7例、日照市2例、烟台市1例;

陕西53例,其中宝鸡市40例、西安市6例、汉中市4例、铜川市2例、咸阳市1例;

天津51例,其中武清区26例、滨海新区7例、河西区4例、南开区4例、红桥区3例、西青区3例、津南区2例、宝坻区2例;

广东48例,其中深圳市39例、东莞市9例;

福建33例,其中泉州市31例、厦门市2例;

浙江31例,其中嘉兴市16例、衢州市14例、金华市1例;

辽宁24例,其中大连市9例、营口市8例、沈阳市6例、阜新市1例;

江苏20例,其中常州市15例、连云港市3例、苏州市2例;

河北13例,其中廊坊市5例、邯郸市4例、沧州市4例;

重庆10例,其中沙坪坝区7例、渝北区1例、巴南区1例、永川区1例;

上海9例,其中闵行区3例、黄浦区2例、徐汇区1例、虹口区1例、浦东新区1例、松江区1例;

黑龙江7例,均在哈尔滨市;

甘肃7例,其中兰州新区4例、兰州市2例、白银市1例;

北京6例,其中东城区2例、朝阳区2例、西城区1例、海淀区1例;

广西4例,均在钦州市;

云南4例,其中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3例、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例;

贵州2例,均在遵义市;

安徽1例,在马鞍山市;

河南1例,在永城市;

湖南1例,在长沙市。

含73例由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山东43例,吉林19例,天津8例,甘肃2例,江苏1例)。

吉林各地组织开展多轮全员核酸检测

3月14日下午,吉林省卫健委通报,吉林省昨天新增本地确诊病例895例,新增本地无症状感染者131例,主要集中在长春市和吉林市。

为进一步提升医疗救治能力,长春市多家医院增加床位共计1700余张,长春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在13日已具备交付条件,1500余张床位即将投入使用,设有700余张床位的方舱隔离点正在紧张施工中。

吉林市建设完成的四个方舱医院已全部投入使用,共有床位3200张,用于收治无症状感染者和部分轻型病例。另外两家方舱医院正在抓紧增建,共设床位8000张。同时,有6000个房间的隔离方舱正在建设中。

为进一步排查潜在人群感染者,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吉林各地组织开展多轮全员核酸检测。吉林市已完成第七轮核酸检测,已采样数1591.06万人次。从3月13日开始,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长春市九台区全面启动第四轮核酸检测,并对所有小区进行新一轮彻底消杀工作,同时,开通24小时民生服务热线。

两起超级传播事件外还有多起聚集性感染

“吉林省这两天的数据说明,病毒肯定已经在社会面传播了一段时间。” 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告诉八点健闻,12日的数据就像“大幕揭开”一样,将此前悄然积累的大量感染者展现在了大家眼前。

而最先让人能隐约感受到大幕下汹涌暗流的,则是两起冲上过热搜的超级传播事件。两起事件的主角是一所大学和一所中学——位于吉林市的吉林农业科技学院与长春市九台区一中。

3月10日,在吉林市疫情爆发8天之后,吉林农业科技大学多名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求助信息,称该校未及时转出感染者及密接,安排其与健康同学混住,并且缺乏防疫消杀物品及基本生活必需品。

而在农林科技学院聚集传播引发关注后,11日,九台一中学生家长也发出了求助信息,称3月4日便有一名高三教师确诊的九台一中要求感染的师生居家隔离,但发病后并无任何指引,家中六岁男孩“烧到快休克了”。

九台一中的疫情始于3月4日的一位高三教师确诊。随后,开始有学生发烧、确诊。然后,这所拥有5000多名学生和数百名教职员工的寄宿制中学做出了一个决定:让学生们各自回家,居家隔离。

结果是,根据3月12日的确诊数据,长春市新增本土确诊中六成在九台。

两起事件将地方医疗资源、人手及处置能力不足的难题充分暴露了出来。

事件引起关注后,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张立峰被免职,当地紧急从“省内各地”调动了300台大巴将6034人转运到了辽源市、长白山、白城市、白山市、通化市、松原市等临近城市。

多位专家分析,吉林市本地的医院、隔离酒店及可调动人手不足以应对如此多点、大规模的疫情,“后续病例继续增多的话,这些方面仍是问题”。

除了聚光灯下的这两起超级传播事件,公开的流调信息显示,本轮疫情还有很多地点都出现了聚集性病例。

这些地点既囊括了农村,又囊括了城市里的工地、学校、公司、宿舍甚至结核病医院等各个种类。

例如吉林市的“昌邑区桦皮厂镇”,这个镇在流调信息中出现了至少40次。流调信息显示,这个镇下面的张相村、崔屯村、桦东村、永胜村等村落在进入三月份以来,均发现了不止一名感染者,并且这些人员都属于管控人员,通过筛查发现确认感染。这意味着,当地已经发现农村地区可能存在聚集性感染。

再比如3月4日发现的确诊病例2所在的“吉林市某中学”,后续确诊病例3、4、5均为其同班同学。同日发现的确诊病例6所在的“吉林市某中学”,后续确诊病例7、8、9也均为其同学。虽然尚不清楚确诊病例2与6是否在同一所中学,但上述信息也从侧面印证了本轮疫情中,有多所学校均存在聚集性感染的情况。

除了这些有大量感染者出现的地区或场所,八点健闻还找到了——吉林车务段九台装卸有限公司、熊猫街舞培训机构(中海兰庭A3栋)、九台区川都府火锅店、净月区永顺路伟峰东域工地、双阳区第一实验小学、吉林省裕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长春市圣金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修正大学培训基地、吉林经开区九站街道某学院宿舍等等(注:以上地点均在流调信息中多次出现,且分别来自不同的感染者)。

在吉林省公布了3月12日暴增的超2000名感染者后,吉林市和长春市均未再公布感染者的流调信息。

基于这样一个庞大的新增感染者数据,上述不完全归纳的聚集性疫情地点很可能只是流调信息展现的冰山一角,它们昭示着疫情态势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公开信息背后,病毒很可能已经悄无声息蔓延到了许多看不到的地方。

一位流行病学家认为,吉林省两地的感染人数,尤其是长春的感染人数,还将在高位震荡一段时间,他认为吉林省的最终感染人数可能突破1万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