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禁止省内人员跨省市流动(吉林禁止省内人员流动去那里最多)

根据最新疫情通报,3月14日0时-24时,吉林省新增3076例本土确诊病例和99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其中吉林市和长春市最多,为了防止疫情扩散,目前吉林已经禁止省内人员跨省市流动。下面就和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吉林禁止省内人员跨省市流动,吉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吉林禁止省内人员跨省市流动

据吉林发布官微消息,为减少跨省跨市流动带来疫情外溢和传播,从2022年3月14日起,禁止本省(特别是长春、吉林两地)人员跨省、跨市州流动。如有特殊情况需出省及所在市州,请到当地派出所登记,所在单位和社区要全过程监督,返回后按有关规定隔离管控。对违反规定,私自跨地区流动的,将由纪检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追究责任。

多地限制区域内人员流动

广东深圳:停止一切非必要流动活动

3月14日~20日,深圳市民将进入7天“慢生活”。3月14日,广东省深圳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深圳市全面升级防控举措,自14日至20日期间实行。升级后的防控措施在最大限度保障市民生活的情况下,减少人员流动。

深圳市要求,机关事业单位居家办公,非城市保障型企业停止运营或居家办公,停止一切非必要流动活动,除保证城市运行及供港物资货运的交通外,深圳全市公交地铁停运,全市社区小区城中村、产业园区实行封闭式管理。

山东三地:即日起实行“人员静止”

3月13日,山东省平原县、山东淄博市桓台县、山东淄博市文昌湖省级旅游区发布通告,自3月13日起,全县(区)实行人员静止、居家静止、原地静止、原岗位静止,对全县(区)重点人员进行多轮筛查。

静止期间,严格遵守疫情防控工作要求,不出门、不聚集,不随意走动,按时开窗通风,合理膳食运动。静止期间,除从事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人员、与疫情保障及必要民生相关企业人员和大型商超等工作人员凭县疫情防控指挥部通行证出入外,其他居民一律居家静止。如需购买生活必需品,请及时与所在的村、社区联系。

吉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保守的预测,吉林市疫情早于2月15日便开始隐匿传播了。

长春和吉林市在对早期病例的流调也大都追溯到2月中下旬,且此轮疫情的首发病例是“在主动就诊人员中发现的”,源头未知。

但第一例确诊发生在3月2日,吉林省吉林市发现了本轮疫情的4名首发病例。

其中3人是吉林市发现的第一起家庭传播案例,首发患儿是一名小学生,曾在2月22-24日因“嗓子疼”多次在当地儿童医院注射头孢,而其母亲、祖母均为无症状感染者。

病毒学家常荣山说,变异株BA.2本身就比较容易感染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且感染后症状较轻,不易发现。

而首发病例中的另一位无症状感染者也曾于2月16日和3月2日前往吉林市人民医院就诊。吉林市和长春市公布的流调轨迹显示,多人曾在确诊之前去往医院和药房。

医院和药店在过去两年中作为筛查定点,发现了无数次大小规模疫情。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判断,疫情发现得晚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地筛检做得不到位,买药上报等措施在非发达省份尤其是农村地区无法得到严格执行。

70%的新冠感染者是无症状感染者,无症或轻症感染者并不会主动检测。常荣山提醒,一些未发表论文的调查发现,BA.2变异株中有部分是“隐形”的,具有更强的隐匿性,S基因某些片段缺失、操作手法不规范、十混一采样等种种原因,可能导致了检测体系不能及时检测出这些感染者。

若筛检不能起到早发现的作用,单点破防之后,BA.2病毒便会在人群中迅速传播。

BA.2变异株比原始的变异株BA.1传染性增加了30%。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张玉蛟教授告诉八点健闻,奥密克戎感染者在感染后两三天就有“特别高”的感染性,“所以感染前两三天就可以传人,很容易一代又一代又一代地扩散”。

吉林市某中学27日返校,在3月3日便发现了至少8名感染者。三周以来,感染者已在吉林市的大中小学、工厂、培训基地等多级引发了聚集感染。

“现在已经很难说,传了多少代了”,多位专家提醒,轻症、无症为主的奥密克戎一旦传开,流调便很难追溯,已转阴的感染者等造成传播链断裂,延误防疫时机。

病毒在吉林市隐匿传播的同时,也在长春市开始扩散。八点健闻梳理发现,长春市多名感染者曾到往吉林市。

“长春市和吉林市就像姐妹城市”,开工开学季人员往来密切,二者之间并无缓冲检测,相同的戏码也在长春市上演。

为什么前几轮核酸没能发现?

日增2000例这个让人震惊的数据,是在吉林市第6轮核酸检测和长春市九台区第3轮核酸检测中发现的。此前吉林市的日增感染者都在200以内,而长春市不过几十例。

这个中国近两年来疫情中创纪录的数据背后,隐藏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感染者,为什么前几轮核酸都没有发现?

在年初的天津疫情中,3轮核酸后,天津市的新增感染者就有了大幅下降。

而对这个情况,病毒学家常荣山表示:一方面,这是奥秘克戎毒株更难检出的特性所致,另一方面,“感染人数暴增是因为,之前检测的人数不够多,检测面还不够大,区域也不够广泛,一旦区域大了,感染人数一下子就上来了。”

而李侗曾则认为:这是因为“应急预案就做得不够详细,启动又慢,导致了大量密接和次密接没有及时被隔离,发生了大规模的社区传播……”

核酸检测不够全面,以及没有对密接者进行及时的隔离管控,检测与管理成了互不相干的两张皮。

于是便出现了,疫情早期,在吉林农业科技学院,核酸检测的结果迟迟未出,“需要隔离的同学放在图书馆和教学楼,交叉感染”;而在九台一中,有与校内确诊者密接经历,甚至已经开始发烧的学生被要求居家,从而导致了疫情的社会面传播,而疫情的传播又进一步加剧了检测及诊疗资源的紧张状况。

3月13日,吉林感染者日增过千数据发布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吉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艳表示:感染人数的暴增,反映出个别地区面对疫情快速上升的形势,医疗资源扩容能力不足,导致短时间内集中收治受限,因而无法落实“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治尽治、应管尽管”。

这种表现,“部分与他们的经济水平有关,长春和吉林,与北上广尚有差距”,病毒学家常荣山评论道:“也许,长春与西安有一定的可比性,然而这场疫情的发展来看,却比当时西安的情况差了很多,因为西安到了1500-2000确诊总数时,就发展非常缓慢了,而长春,疫情也许还在高位震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