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

小时候,最喜欢的便是一睁眼看到爸爸妈妈都在自己的身边,但是最难过的也是一睁眼发现爸爸妈妈已经不在家了。最近,有一对父母过年后需要返工,但是怕自己的孩子哭,选择凌晨偷偷离家,具体是什么情况呢?天下父母心,怕孩子路选择凌晨离家,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元宵节还没过,春节的气氛却已只留下结构性的意味。毕竟对于大多数打工人来讲,初六过后就又将回到打拼的日子。

就像“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安徽蚌埠)的事情,可能重要的不是离别有多难,而是离别背后存在漫长守望的岁月。

对于这幕图景,孩子母亲解释称:

“因为我和老公都在浙江打工,工厂催着上班,之所以选择晚上走,怕白天走孩子会哭闹,晚上走应该会好一点。

后面我也给婆婆打了电话,最后孩子还是哭闹了,哭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在嚷嚷要找爸爸妈妈。

当时听了心里也是蛮难过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没办法,生活嘛都是这样。”

要知道,如果没有孩子母亲这段解释性的话语,我们很容易把“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的这幕图景戏剧化地推向浪漫情怀。

因为撇开“孩子父母打工人的身份”和孩子母亲“生活嘛都是这样”的感慨,我们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他(她)们只是单纯的害怕直面离别。

可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趋近于直觉性的现实主义者。

就此来讲,“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显然是被动性的结果。

因为“上有老,下有小”的图景之外,更多是跟现实相关:“如何更好的生活”、“怎样让老有所养,小有依靠”、以及“不断加固家庭生活的物质基础”。

所以对于“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这幕图景来讲,即便母亲临走时用手温柔地翻开孩子的被子给人以很温情的感觉。

但是回到生活的大背景下,这般离别只不过是为往后能更好的团圆而不得不的选择。

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在看待“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问题时,先别急着控诉“上有老,下有小”的当事人。

说到底,要是有更好的生活选择,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呢?

循此而言,无论是以孩子的视角谈论“留守”,还是以老人的视角谈论“空巢”,如果排除道德性的不作为,那么最好还是要看到“上有老,下有小”本身到底意味着什么。

顺着这个思路看,显然“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本身所反映出的核心问题并不是害怕直面离别,而是面对离别时当事人不愿看到温情被现实击溃的瞬间。

这使得在现实的秩序下,回避便成为“保鲜温情”的必然选择。

之所以这里强调“保鲜温情”,就在于同样是孩子哭闹,直面哭闹和回避哭闹对于父母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可能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父母把自己丢在老家好狠心,但是对于背井离乡的父母而言,相较离别之难,更维艰的是生活之难。

所以回到生活的叙述上,无论是媒舆呈现,还是市井言说,最好多从各方的处境层面进行延展,而非总是热衷强调“留守原罪”、“空巢悲哀”、“原生困境”等带有拷问性的指向。

因为回到生活本身、命运流转,任何人都不那么容易。

当然我们也深知,那就是叙述对于表达者所呈现出的诱惑力往往会主导叙事的倾向。

就拿捕捉到错误的信息,就像衣物烘干机里会堆积线头一样,零零碎碎的误导会紧紧附着于叙事本身,一知半解的轶事和漫不经心的话语也是如此。

就此我们回看“父母年后返工怕孩子哭凌晨偷偷离家”的报道,它本身依然是附着在春节人流往返之间上的序曲,只是从更宏大的视角中俯瞰微小的情绪变化。

这使得人们在看待既定的离别图景时不由得会进行自我带入。所以风评之间,就会溢出较为相同的感慨之声。

因此就“我们总是害怕直面离别”而言,只不过是特定情境下的心理暗示强化而已,本质上人们最为核心的诉求还是希望“大家未来更好”。

只是对于“大家未来更好”来讲,它终究还是逃不脱朴素的命运博弈,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基本的命运探寻思路还是“奉献现在,享受未来”,而对于那些把“活在当下”奉为圭臬的人,依然只是极少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