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再次否认锁门

江歌案在发生的时候引起全国轰动,对于其中的一个当事人刘鑫在案件中究竟有没有锁门也引起热议。在今天(2月16日)江歌母亲起诉刘鑫二审开庭,刘鑫在庭中否认锁门,具体情况如何?刘暖曦说一审有在抹黑她与江歌的真实感情,详细情况是怎么样的?和小编一起看看吧。

2022年2月16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江秋莲与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

青岛中院由5名审判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上诉人刘暖曦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上诉人江秋莲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在现场旁听庭审。

今天上午,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在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刘鑫方称:

①江歌在刘鑫未要求其在地铁口等待的前提下,已经主动在等刘鑫;

②无证据证明刘鑫先行入室后“将门锁闭”;

③刘鑫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人,更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一个与他没有关系的人。

江歌被杀害完全是陈世蜂的行为所致。刘鑫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江秋莲方表示,刘鑫方提出的第①点没有证据支持,刘鑫“锁门”的事实具备充分客观证据。

刘鑫的否认只是重现了刘鑫因推卸自身责任而作虚假陈述的情形,刘鑫阻止江歌报警也具备充分证据支持。

5日,刘暖曦在透过代理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审法院完全抹黑她与江歌的真实感情,她将亲自出庭澄清事实。

刘暖曦认为,一审法院凭空捏造、道德审判,完全抹黑了她与江歌的真实感情和真实情况。

一审法院的判决,不但没有化解她和江歌妈妈的矛盾,反而使得江歌妈妈进一步认为她就是一个居心叵测之人。

甚至认为就是刘暖曦把江歌锁在了门外,是刘暖曦把江歌当成了自己的挡箭牌。

刘暖曦表示,二审上诉时,她之所以曾在声明中表示“这辈子做牛做马会给江妈妈比一审判决更多的钱”。

是因为江歌遇害,她非常痛心,但没有任何过错,也不构成侵权,“一审法院判我一分我都嫌多”。

但江歌又是她的好朋友,她愿意替她孝敬江秋莲,“这是朴素的情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刘暖曦的代理律师胡贵云告诉记者,之前刘暖曦是相信通过法院判决能还原事实真相。

但一审法院这样判,刘暖曦想她必须站出来,面对媒体,向大众澄清事实。

这次出庭,就是把事实在法庭上说清楚,最后也会说说这几年的内心想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