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翊鸣三年前对1800的认知(谷爱凌苏翊鸣三年前同框)

苏翊鸣是中国在冬奥会中年龄最小的冠军选手,他在冬奥会中获得一金一银的成绩,甚至完成了1800。那么在三年前,苏翊鸣对1800的认知是什么呢?苏翊鸣是不是将1800当做普通动作?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2022年,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上夺得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银牌以及大跳台金牌,成为中国首个单板滑雪冬奥冠军。

最近一年,苏翊鸣接连突破1620、1800高难度动作,去年底在奥地利训练期间更是解锁了1980这个堪称当今难度天花板的动作。

今天大跳台决赛前两轮,苏翊鸣的两套1800动作相当稳定。

本赛季,17岁的“小栓子”已连夺世界杯和奥运会冠军,快速跻身顶尖选手行列。

心态必须有自信,把1800当普通动作

苏翊鸣4岁时跟着父亲学滑雪,很快就喜欢上了单板滑雪这项酷酷的运动。

当时因为没有合适的儿童板,苏翊鸣很长一段时间用的都是比他个头要高的成年板。

在很多人看来,单板滑雪是一项极限运动,充满了刺激和挑战性。

尽管以单板滑雪为职业,但苏翊鸣却并不是一个冒进的人,“冒着太大的风险去进步毫无意义,一个好的运动员必须要有头脑。”

苏翊鸣说,每个新的动作都会做很长时间的准备,在脑子里重复过很多次后,才会在教练的指导下尝试。

2019年3月,15岁的苏翊鸣参加了Burton US Open坡面障碍技巧比赛——对刚转为职业选手的苏翊鸣来说,这场比赛分量极重。

“这算是全世界最大的商业比赛,场地和道具都特别难。”

苏翊鸣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形,跟全世界顶尖高手同场竞技,内心特别害怕,“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我都能感觉到腿在发抖。”这次比赛过后,苏翊鸣迎来一个突破和飞跃。

刚成为职业运动员时,1440基本是苏翊鸣的难度天花板。

如今,1620、1800在他的比赛中已司空见惯。

去年底世界杯美国站,苏翊鸣决赛3个动作都是转体1800。今天在北京冬奥会大跳台决赛中,苏翊鸣的两跳也都拿出1800,如今这已是登上领奖台的必备动作。

谈及这一年多挑战1800的经历,苏翊鸣说,必须对自己更有信心,“如果你自己都觉得完不成,那就永远没办法了。”

每一次练习1800,苏翊鸣都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不要把它想得有多难,这样才能在比赛中提高稳定性,更好地把动作做出来。

“对我来说,必须要选择最难的动作,才能去跟别人比。我永远不会觉得自己足够好,永远有进步的空间。”他说。

安静大男孩,喜欢宅家听音乐

对很多人来说,认识苏翊鸣是因为影片《智取威虎山》,他在片中饰演了古灵精怪的“小栓子”。

这之后,他相继又拍摄了《生逢灿烂的日子》、《摇滚小子》、《林海雪原》等多部作品,在影视圈小露头角。

不过为了北京冬奥会,苏翊鸣毅然暂停热爱的表演事业,专注于滑雪。

影视剧里的苏翊鸣塑造的多是性格活泼张扬的人物类型,但他在场下却又非常安静。“大家眼中的我,夏天冲浪、冬天滑雪,可能更偏向运动。

但其实我挺安静的,喜欢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看一些喜欢的电影。”苏翊鸣打小练习钢琴、吉他,非常喜欢音乐。

相比训练、比赛时嘈杂的环境,苏翊鸣很享受一个人在家安静听音乐的状态。

为了全心备战北京冬奥会,苏翊鸣暂停影视表演的脚步。

“奥运会备战必须保持专注,把状态调整到最好,不能有任何分心。”

北京冬奥会后,如果有合适机会,“小栓子”还是希望继续演艺生涯,这是他在滑雪之外的另一大乐趣。

奥运会前接受采访时,苏翊鸣多次提到“专注”,在他看来这是成功的基本要素,“我小时候很顽皮,但在接触单板滑雪后,我知道必须要专注地投入进去。”

面对自己喜欢的事情,苏翊鸣表示,一定会百分之百投入,他每次出发前根本听不到别人在说话,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赛道上,“只要我开始训练,便会百分之百投入,这是滑雪带给我的意义。”

冬奥会夺冠后,苏翊鸣特别感谢了祖国在背后提供的强大支持,“正是因为这种支持,我才不会有更多别的想法,可以心无杂念地专注于我想完成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