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被判罚(我不是药神被判什么罪)

昨天看完《我不是药神》,以为自己看的是一个喜剧,结果在放映厅哭成狗。

看完电影,我不停的向身边朋友安利,让他们要去看。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疑问,想找人一起解答。

在整个事情里,到底谁有错,又谁有罪?

好在,不是我一个人纠结着这个问题,知乎上关于《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的话题,已经超过4000万热度,还在不停上涨。

我们来看一下正反双方的观点

原版药厂有罪吗?

正方观点:有罪

药是治病救人的,商业不能作为敛财的幌子,乘机抬高价格,让大多数真正有需要的人因为买不起药而失去生命,商业不该凌驾于生命之上。

反方观点:无罪

新药的研发过程需要大量成本,而药厂既要盈利,又要继续研发新的药物,所以只能定高价,更何况商业就是商业,不赚钱才是商业之罪。

印度药厂有罪吗?

正反观点:有罪

首先药厂生产仿药的第一目的是为了赚钱,忽视了专利法,不尊重知识产权。如果所有人都这样破坏市场运作,整个医药市场就垮了,之后再也没有能力支持新的科研项目,无法治病救人。

反方观点:无罪

他们的确违反了国际法,违反了专利法,违反了这样那样的法,但是,他们救了很多人。他们让原价4万元的天价药降到500元,更重要的是给了这些人希望,即使他们是为了利益,并不妨碍他们真的救了一批人的性命。

穷有罪吗?

正方观点:有罪

穷是这一切的原罪,就像张长林说的,“这世界只有一种,穷病,你治不了,也治不完。”因为穷所以买不起药,这是根本的原因。

反方观点:无罪

在实现共产主义之前,世界上就一定有穷人和富人。如果穷是一种罪,那这就是一种原罪。因为这种原罪就可以剥夺穷人的生命吗?

我们都知道讨论不会有结果,

不是每一个死亡都对应一个罪人。

警察动用众多警力追仿药,截断许多患者的药物来源,让他们的生命在无奈中慢慢失去,他们错了。

可是“法大于情”,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是法的受益者还是情的受益者随意变换立场。他们没错。

我不是药神被判罚(我不是药神被判什么罪)

程勇从为了利益代购药物,到因为恐惧放弃,再到为了救人重新代购。他有罪吗?

他有罪,他为了钱藐视法律,又因为自私放弃病人。

可是他触犯法律带给了上千人希望,他因恐惧放弃因为他是个普通人,也不需要被“救人”的光环绑架。他没有罪。

道德与法律,人性与生命,谁能分出对错?

活着是罪

这世界上,有的人希望活的幸福,有的人希望活的潇洒,有的人希望活的简单。

而有的人,只是想活着,却成了“罪”。

电影中有一个出场只有1、2分钟的角色,让所有观众印象深刻。

就是在警察局里握住警察手的大娘。

当她喊出领导的时候,我以为接下来会是声嘶力竭的控诉,歇斯底里的哀怨。

但是都没有,她只是平静的诉说,诉说这个病怎样让她倾家荡产。

她只是一字一句说,我不想死,我想活。

她只是字字清楚的问,你能保证你的家人不生病吗?

程勇带给他们的不只是药,还有生的希望。

吕受益和其他病人开始总是带着口罩,那层口罩隔开的不是细菌,是这个世界对他们的善意。因为这个病,他们觉得拖累了家庭,连累了亲人,“黄毛”为了不连累家人甚至离家出走。

我不是药神被判罚(我不是药神被判什么罪)

活着让他们好像做了错事。

可是,活着本该是最他们基本的权利。

你活着,我才活着

电影里着重介绍了两个家庭,吕受益和思慧。

吕受益是患者,为了孩子而活。

思慧是家属,为了孩子而坚强。

还有一个人,为了丈夫和家庭而活,她就是吕受益的妻子。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甚至不知道演员的名字(王佳佳),但是她的眼神,却让我一直记得很清楚。

开始程勇带回来便宜药后,吕受益请他到家里做客,那时候吕受益的妻子,气色很好,整个人也充满了能量,敬酒,夹菜,笑的很满足。

当她再一次出现时,是吕受益出事后,她来向程勇求助。

那时候的她,头发散乱,眼光迷茫。

拉着程勇好像吕受益的命在程勇手上一样。当她跪在地上那一瞬间,真的没有办法不流泪。

没有经历过家人病重的人可能无法理解那一跪的绝望。

当医生说需要化疗的时候,她眼神坚定的说,医生,我们做。

吕受益因为清创发出的惨叫,让程勇十分痛苦,她却一反常态很平静。

这种平静更让人心疼,这样的平静是多少次的剜心之痛换来的麻木。

最后,吕受益还是死了,面对程勇留下的钱,她只是平静的说,你走吧。

本来,她和吕受益可以是一对幸福的夫妻,经营一个美满的家庭。

在丈夫死去的时候,也许也带走了她的生命力。

人活着,可能日子很艰辛,但是,只有你活着,我才是活着的。

为了你我想活,为了你我不想活

吕受益邀请程勇去家里,讲了自己生病后的心态改变。

刚得病的时候,他想到的是不想活,因为活着是煎熬。

孩子出生后,他想到的是不想死,因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听不到。

这就是生死,一念之间。

于是我们看见的吕受益总是笑嘻嘻,总是不停地想办法,总是努力的去活。

可是后来,他还是想死了。

因为他活着,家里人就活不好。

就向程勇说的,命就是钱。

同样,钱就是命。

已经没钱治病了,没钱买药了,已经知道活不下去了。

这种无能为力是最大的煎熬。

于是吕受益看了一眼妻子和孩子,选择了离开。

我曾经为了你们努力的活,现在,为了你们,我只想早点去死。

吃个橘子吧

电影里经常出现橘子,吕受益总是给别人橘子吃。

吕受益死后,“黄毛”坐在台阶上吃橘子。

一口一口,吃到人心里都是酸的。

我特地去网上查了一下,橘子是一种对慢粒性白血病患者非常好的水果。

橘子其实是他们对生命的讨好。

我突然在想,我们在讨论谁有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罪?

我们对生命的罪。

看完《我不是药神》,我又想起了余华的一本著作《活着》

一个用黑色幽默去揭露

一个用冷静态度去旁观

但是两者都是用冰冷无奈的死,呼唤真实的生。

没有对死的无可奈何,又怎么能珍惜生的来之不易。

我们没有生在《活着》那样艰难的时代,也没有经历疾病的折磨。

所以我们就可以理所应当的浪费着生的优越?

想旅行,等一等,反正有的是时间;

想表白,等一等,反正有的是时间;

想学习,等一等,反正有的是时间;

想逐梦,等一等,反正有的是时间。

可是,我们真的确定,有的是时间吗?

还是我们太习惯人生来就有权活着,而忘记活着本是一件奢侈的事。

郑重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admin#loooy.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8日 12:20
下一篇 2022年7月8日 12:32

相关推荐

  • 北京公务员报考年龄限制

      北京公务员报考年龄限制   答:2020北京公务员报考条件为18周岁以上、35周岁以下(1983年11月至2001年11月期间出生)。   (一)基本要求   1.具有中华人民…

    2022年8月4日
  • 都市玄幻

    1、个人推荐以下八本都是玄幻小说蓝白社随身带个侏罗纪贩罪空速星痕顾道长生仙界归来拣宝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其实关于城市玄幻,这个定义还不好,毕竟玄幻的类型太广。 2、异变陡生多年…

    2022年10月24日
  • 请问充电提示音在哪里设置?(充电提示音素材)

    充电提示音的设置还是很简单的点击打开手机的设置—“提示音和通知”—其他提示音—充电提示音即可设置。 苹果为iOS14最新添加的功能充电提示音火遍全网,之后安卓也紧随步伐,很多安卓手…

    2022年11月22日
  • 邓紫棋时隔三年携新专辑出关,邓紫棋出了几张专辑

    之前,郑中基在一档节目谈到对《歌手》的个人看法,认为韩红,邓紫棋2位歌手,明明是情歌,非要飙高音,并讽刺到自己五音不全,更不懂鸟叫了。 说到郑中基,一般会想到他是喜剧演员,和阿SA…

    2022年7月17日
  • 如果想自己直播带货货源从哪里来(自己想直播从哪里进去)

    现在直播带货十分火爆,很多人都看到直播带来的巨大收益,也想自己来尝试看看。不过,做直播带货,不仅要有人光顾你的直播间,你的货源选择也是关键。可能一些朋友还不知道这个货源要去哪里拿?…

    2023年3月2日
  • 连花清瘟胶囊有上百种替代药是哪些(连花清瘟胶囊有上百种替代药)

    最近一段时间网上掀起一股囤药潮,其中布洛芬和连花清瘟非常火爆,有门店一天卖40万盒连花清瘟,价格上涨严重,最新消息连花清瘟胶囊有上百种替代药,那么连花清瘟有什么替代品?下面小编为大…

    2022年12月12日
  • 沙琪玛可以做什么好吃(沙琪玛可以做什么美食)

    1、盆里放一碗的面粉加入2个鸡蛋、再加适量的水和成面团。再醒发15分钟左右。 2、然后再擀成面饼。再切成长条备用。 3、锅中烧油五成热下面条炸。小火炸至飘起捞出控油备用。 4、把自…

    2022年8月7日
  • 病娇男主小说肉多(小说肉多)

    风流推销员,我的美女后 宫,明星潜 规 则之皇,都市风月奇谭,小村春色。 顾念之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那个铁血冷峻的军官大人爱上自己眉目森严的军官大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2022年9月26日
  • 武汉品茶百年老字号,分享武汉高质量海选场子不踩坑

    武汉品茶百年老字号,分享武汉高质量海选场子不踩坑,武汉喝茶联系181電6369薇5233,武汉高质量大型海选场外卖高端私人工作室安排,中国有十大名茶,分别是:西湖龙井、江苏碧螺春、…

    2023年3月4日
  • 历史上真实的和珅

    1、和珅1750年5月28日1799年2月22日,钮祜禄氏,原名善保,字致斋,自号嘉乐堂十笏园绿野亭主人,满洲正红旗,清朝中期权臣商人和珅初为官时,精明强干,通过李侍尧案巩固自己的…

    2022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