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热过吐鲁番 吐鲁番多热

/共8087字 预计阅读10分钟/

在新疆自驾游期间,别有风情的南疆、景观一流的独库、遍地鲜花的伊犁,都给我留下至深印象。但是,驾车行走中国最低与最西,尤其是跃上帕米尔,来到雪山与冰川旁,同样让我分外激动。

2017年7月,我驾驶广汽三菱的劲炫ASX,从北京前往新疆,走到南疆喀什时,往西登上帕米尔高原,不仅来到海拔4600米的红其拉甫,更主要的是,还来到向往已久中国西陲第一哨——乌恰县77号界碑。后来,在出疆之前经过吐鲁番,抵达中国最低点——海拔负154米的艾丁湖。这一路,把中国地理上的几个“最”,一网打尽,心满意足。为了让故事紧凑些,我把原本并不在一起的帕米尔与艾丁湖,汇成一篇游记,与您分享。

此前,我曾驾车到达过中国最东端抚远与最北端漠河。最南端是一组位于水面以下20米左右的珊瑚礁,驾车无法到达——仅就大陆而言,最南端是广东省徐闻县角尾乡,我已去过。所以,东、西、南、北四级,仅剩最西这一空缺。至于最高与最低,前者奢望很久,凑不出那么多钱,只好作罢。后者借此次新疆之行,部分实现。

吐鲁番的艾丁湖——中国最低点。

那天,我完成了天山环线之旅,当晚抵达托克逊。次日从托克逊一直往东,前往吐鲁番的艾丁湖。吐鲁番是非常出名的旅游城市,高昌故城与交河故城,是多数游客首次到吐鲁番必看的内容,但我此行只关注艾丁湖,故直奔市区南部。出门不久,路边出现一座烽火台遗址——在南疆游记中,我曾提到见过2座烽火台,它们的年代相同,都是唐朝为统治西域所建造。

过了吐鲁番艾丁湖乡,这一带村庄很多。吐鲁番以葡萄著称,不仅是市区北部的葡萄沟,周围许多农田里,也都种植着葡萄。以前数次到新疆,都是八九月份,一路上吃不完的瓜果,分外香甜,这次是7月,稍微早了些,但路边也有许多水果摊。

吐鲁番市区边缘地带,海拔高度为零。过了这条零点线,高程便是负数。吐鲁番市区南部是吐鲁番盆地,面积不大,比南疆的塔里木盆地与北疆的准噶尔盆地小多了(它俩再加柴达木盆地与四川盆地,曾被并称中国四大盆地),但它的高程很低,尤其是盆地中心的艾丁湖地区,是中国的最低点之所在——据说“吐鲁番”本身就是“低地”的意思。

越往南走,海拔越低,气温越高。不久,途经一座试验场——我见过两个极地测试,极寒测试在黑龙江省黑河市,极热测试在这里。周围一片寂静,有几辆来自不同厂家的测试车,车身覆盖着伪装,在高温环境中奔跑着。

此时,仪表盘显示外面气温为48摄氏度。据说地表温度可能在70度左右。若想保证汽车的品质始终可靠,就必须在类似严峻环境中进行测试,从最冷到最热,仅仅是测试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如果只是将汽车研发理解成4个轮子加1个沙发那么简单,造出来的车虽然也能开,但品质如何,另当别论。这些年目睹过不少研发与测试,深深感到,年轻车企与老牌车企最大的差距,恰恰在于这些买车人根本看不到的地方。购买汽车时,通常只能看到动力、配置、造型,但实际上,这些幕后的工夫更值钱。为它买单,我觉得非常划算——比动力、配置、造型划算。

在一片炙热中,汽车行驶在荒滩上。本想做个秀——在荒滩上找块石头,淋点儿油,摊个鸡蛋,以此炫耀高温。可惜车上储备物资里的鸡蛋,已被我吃完,秀没做成。

临近艾丁湖的最后一段路非常坎坷,如果是轿车,必须留神。周围一片荒芜,路旁有座村,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与艾丁湖联票,30元。

湖畔修建了一座小广场,算是标志吧。站在这儿看,艾丁湖非常小。

事实上,单就最近几十年,艾丁湖时而有水,时而干涸,历经过多次变化。据说在2000年前后,艾丁湖曾有一次复活,水面约为六七十平方公里。最近几年再次干涸,只剩下如此可怜的一点儿水。

2008年,我国测绘局公布了艾丁湖高程:-154.31米。这天我的GPS因亏电不能使用,只好打开ipad查看,居然是-167米,这种简易设备的误差太大了。如果仅为游览,前往艾丁湖最好选在黄昏,且事先应有心理准备——这一带观赏价值并不大。

虽然景色单调,但在滚滚热浪中,驾车来到我国最低点,我感到很满足。顺便说一句,这车的冷气让我很满意,气温如此之高,车内始终保持凉爽,且水温并未升高,实在很棒——幸亏没开我家的另外一辆车,那车虽然大名鼎鼎,但冷气实在不敢恭维,要是在48度的气温里,我很可能热晕在车内。

前往中国西陲第一哨——乌恰县。

在南疆旅游时,曾拿出一天时间,从喀什出发,去了趟中国西陲第一哨。出市区便是高速路,先是往北,没多远改成往西,路边的指示牌告知:此时距离乌恰县城53公里,距离伊尔克什坦196公里。后者是这条路的尽头,是中国最西的口岸。

抵达乌恰县县城之前,公路经过一座吐尔尕特口岸——乌恰县有2座口岸,均通往吉尔吉斯斯坦,我要去的是最西端的那座。高速公路目前只修到乌恰县城西侧,过路费总计52元。随后是309省道,虽为省道,但路况一流,堪称一级公路,非常好走,路上车辆稀少。

在309省道上,行驶大约130公里,其间有2个达坂,海拔均未到3000米。虽然是山口,但公路起伏并不大。

随后的几十公里路程,始终行驶在一条很有气势的山谷中。途中,有一段两侧山势特别雄壮,颜色艳丽,地图上标注,此处是天山与昆仑山的交汇处。两大名山汇合于此,场面震撼。如果是参团或包车来此旅游,途中会安排参观五彩山、贝壳山等。

经过乌鲁克恰提乡与吉根乡之后,下到一条河谷,地图上标注叫克孜勒苏河,过后不久有座小村,它叫斯姆哈纳,过村子大概4公里,便是我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境线。这座口岸原来以村命名,叫“斯姆哈纳口岸”,建于1997年,后来改名为伊尔克什坦口岸。资料上说此地海拔2960米。

口岸大楼距边境线大概3公里,路旁停着一些货车,等待通关。恰遇有人前来参观,边防人员才允许我跟随着,通过口岸大楼,前往国境线——运气不错。据介绍,这座口岸可供中、吉两国及第3国的人员、货物、交通工具通行,常年开放。

临近国境线,有座哨塔,誉为“西陲第一哨”,不禁想起在黑龙江省抚远县乌苏镇看到的“东方第一哨”。这俩哨塔,一东一西,在地图上测量,直线距离4650公里。

哨塔附近,是77号界碑。资料上介绍,斯姆哈纳村地处东经73度58分,我随身携带的GPS显示,此处为东经73度55分28.6秒。之前我曾到过中国东极,那里是东经134度77分。能够亲自驾驶着汽车,东西跨越61个经度、5个时区,倍感自豪,更为我中华之大,无比骄傲。

界碑正对面,河谷那一头儿,有座铁塔,还有些早已停用的房子。据说,那里是民国时代咱们的军营——当时此处便筑有过境公路,是中苏之间一条通道。

界碑地处一个高台上,脚下是条沟,沟内流淌着一条小溪,据哨兵介绍,它叫伊尔克什坦河,是两国的界河。公路从界碑旁闪过,围着高台迂回一下,来到沟内,随后跨过界河,进入吉尔吉斯斯坦(下图居中位置的白色小货车,停在界河中国一侧)。

山坡下,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界碑。位置比我国的77号界碑低很多,它的编号也是77(我一直没弄明白中国界碑的编号规律,比如这里是77号界碑,满洲里有个41号界碑,它俩之间相距那么远,编号却如此之靠近)。

公路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后,路旁有座院落,看上去像是个军营。公路继续往西,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的奥什州,再往西,应该是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希腊。这是我很想从北京去欧洲的自驾游线路(去程走俄罗斯,回程走这条路),只是不知何日能实现。

正在遐想,手机响了——向往还没实现,人还站在界碑这边儿,可它似乎已经出境了。外交部与中国移动,纷纷送上友情提示。

我相信,驾驶跨越诸国的想法,终有一天能够实现。这次就算了——怀揣浩然正气,原路返回。

此前,我驾车前往漠河、抚远、徐闻时,分别收集了大陆北极、东极和南极的土,这次带回一些77号界碑旁边的土,中国大陆的四极,勉强凑齐(下图,从左到右,分别为东、南、西、北)。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77号界碑西南方向,国境线向西有个突出部,那里才是货真价实的西极(这段故事下面会说),如同我国北极不是北极村,而是北极村东面的乌苏里滩一样。

但是,斯姆哈纳是中国最西的村,伊尔克什坦口岸是中国最西的口岸,总没有错。就这样,得意洋洋,驾车3小时,返回喀什。

从北京到中国西陲第一哨,行程5000公里。该把车子保养一下了。刚到喀什,便看到广汽三菱的4S店,进行了一次例行保养:机油178元,机滤29元,工时费100元。收费标准与北京相同。说到保养,劲炫有2个特点,一是新车质保期略长,5年或10万公里;二是新车有2次免费保养。

神秘的瓦罕走廊与公主堡

虽然历经长途跋涉,经过检查,车子安然无恙,完好如初。于是,驾车离开喀什市区,沿着314国道,往西南方向,上帕米尔高原——古代叫葱岭。

刚出喀什时,地势平坦,远处,一道山峦横卧,它便是迈上帕米尔的第一台阶。脚下这条路——314国道的尽头,是红其拉甫,那里是我国与巴基斯坦的口岸。

进山后,沿着盖孜河谷上行,待上了一个“台阶”后,刚才还是阴云密布的天气,骤然晴朗许多,公格尔峰与公格尔峰九别峰,露出半个身影。

公格尔峰与公格尔九别峰是一对儿,距离很近,前者略高,像个金字塔,它们都是昆仑山里的7000米高山。

在垭口处,路边出现一个湖,据说叫白沙湖。旁边的山,似乎堆满了沙子,外形十分奇特。再往前,是布伦口乡,乡内有座简易加油站。抵达布伦口之前,有个岔口,右转是前往木吉乡的公路。这次我原本打算沿着它前往木吉乡。因为,这个乡的最西端,是我国的西极(前些年与塔吉克斯坦签约所致),它比乌恰县的伊尔克什坦口岸向西突出约30公里,其经度可能是73度29分,而日前去过的66号界碑的经度可能是73度55分。既然大陆的东极、南极与北极,我均已到达,西极近在眼前,不可不去——在地图上测量,从布伦口前往西极单程仅为180公里。不过,传来的消息令我沮丧——塔吉克斯坦归还的那片土地上发现了金矿,戒备森严,外人无法进入。看来,我的中国四极梦,只能等到金矿枯竭之时了。

再往前,路边又出现一个湖:卡拉库里湖。那天在赛里木湖旁曾感慨,平地上的湖,景色往往很一般,可湖旁有山,便大不相同。卡拉库里湖就是占了山的便宜——数座雪山或近或远,环绕着它,相得益彰。距湖最近的,是慕士塔格峰。景色如此壮丽,自然很诱人,可湖畔接待设施并不多,只有些简易旅馆与餐馆。

过卡拉库里湖不久,公路略有爬升,随后来到垭口——苏巴什达坂。海拔4100米。据路边的牌子介绍,这里才算正式踏上帕米尔高原。天气好时站在这儿,能看到10余座7000米以上高山。

距离垭口最近的,是慕士塔格峰。垭口旁边修建了景区大门,进入看冰川的话,160元/人。

越过垭口,行车10多分钟,经过卡拉苏口岸,口岸另一边是塔吉克斯坦。自从跨过垭口,便进入塔什库尔干自治县,这个县与3个国家接壤,另外2个是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一个县与3国交界,在全国范围内恐怕是唯一。

塔县居民以塔吉克族为主。这民族在历史上曾建立过朅盘陀国,玄奘西行时路过此地,对朅盘陀国为过往商旅提供免费住宿赞不绝口,不过,唐朝后期吐蕃人入侵,朅盘陀国便归降了。塔吉克人喜欢戴圆顶小帽,路上看见好几位,特漂亮,可惜没能拍下来。在塔什库尔干县城里,看到一座雕像,得知鹰在塔吉克人心目中有着神圣的地位。

继续往前行车近1小时,抵达塔县县城。入住酒店,窗外就是雪山,隐隐还能看见石头城——塔县最出名的古迹。这次出游新疆,南疆的住宿最让我满意,在库车,5星级的酒店288元,还包括标准的西式早餐(之前很多三星、四星酒店早餐以米饭炒菜为主,犹如正餐)。在喀什,近乎同样的价格,住进了5星级的其尼瓦克国际酒店。塔什库尔干是个县,原本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入住的温泉酒店,房间设施非常好,很干净、很舒服。就是价格比库车、喀什贵一些,248元,不提供早餐是它唯一的缺点。相比之下,新都桥开办旅游多年,至今我也没遇到很满意的酒店。每次自驾游,我都是在下午能够确认当晚抵达地后,才在网上预定房间,非常方便,价格也大都很公道。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在昭苏那天,网上显示,连锁经济酒店要500多元,于是自己进城寻找,找到一家相当3星的酒店,380元。

紧靠县城的石头城,历史非常古老。据说此地最早是蒲犁国,后来又变成朅盘陀国,这座石头城,就是王城所在地。清朝收复新疆后,在石头城旁建立新城,老城才终结了历史使命。关于朅盘陀国的来历,有个神奇的故事,待会再表。

石头城所处位置,是河谷中的制高点,它的东边是河流与一大片湿地,西边是雪山。吐鲁番的高昌与交河也都是古城,但那里游客太多,十分喧闹,这里很安静,在2个小时里,只有我一个游客,感觉超好(门票30元)。

河谷里的湿地,景色同样很美。岸边修建了很棒的观景台,还有一些栈道,能往深处走走。事后回想,即使不再往前去红其拉甫,仅仅是来路上的风景、县城的湿地与古迹,就足以构成一条完美的旅游路线——塔县县城很安静,我认为是个值得游玩的地方,唯一不足是加油站排大队(不知是不是经常如此)。

游客到塔什库尔干,需要事先办理边防证,在户籍所在地就能办,非常简单(据说在喀什也能办,我没试过)。但如果想去红其拉甫,需在县城边防部队的办事窗口,再办一个观光证。遗憾的是,当我前去时,看到窗口贴着暂停办证的通知,原因是电脑系统有故障。

四川热过吐鲁番 吐鲁番多热

红其拉甫口岸位于县城旁边,115公里以外的边境处,被称为红其拉甫前哨。没有观光证,意味着只能走到前哨关卡处,不能亲临7号界碑——虽然关卡距离界碑只有几公里。

出县城30公里左右,路边有座古驿站遗址。据说,塔县共有6个古代驿站,这座是最完整的。毕竟,这条河谷就是当年的丝绸之路,来来往往的旅人们,不会太少。

这座驿站叫亚尔特拱拜孜,占地面积很大。据说,玄奘西行时,曾在此歇息。

从县城算起,行车接近1小时,在前往卡拉其古的路口,我右转离开国道,沿着一条颠簸的土路,先是越过一片荒滩,随后过河,右转,沿着河往西走。因为,前面是著名的瓦罕走廊。

瓦罕走廊是一条山谷,古代丝绸之路,就是沿着它离开西域,进入中亚。我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的僧人:法显,就是从这儿前往天竺(今印度)的。在法显之前其实还有一位取经的僧人叫朱士行,但他只是到西域,搁在今天等于没出国。至于大名鼎鼎的玄奘,还得往后排,因为他是唐朝的,而朱士行是三国时期的,法显是东晋的。到了元朝,另一位名人也曾走过这条路:马可·波罗。

瓦罕走廊所在的地方,是帕米尔的一部分,叫瓦罕帕米尔。清朝后期,俄国与英国的势力入侵到这一带时,两家之间为了有个缓冲地带,将本属咱们的瓦罕帕米尔地区划给了阿富汗。对于既成事实,后来咱们也只得承认。所以,瓦罕走廊长约400公里,四分之三都在阿富汗境内,咱们只有大约100公里。从下图可以看出,这条走廊非常有趣,四国相连:东边是中国,西边是阿富汗,南边是巴基斯坦,北边是塔吉克斯坦。

沿着山谷往西走,本以为能把这百余公里的瓦罕走廊全程走完——尽头处是中国与阿富汗的国境线,但没有口岸,据说只有铁丝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经过一座村落,向带着红箍的人询问公主堡在哪时,遭到阻挡,说此处不许游客通行。试图沟通,但对方似乎不大会讲汉语,只好万分失望地掉转车头。尽管我一直怀疑拦截是否合法,但出于在外少惹事的心理,还是屈服了。对于酷爱自驾游的我来说,我坚信,过不了多久,我还会再度驾车来到这里。

所谓公主堡是个美丽的故事——有位波斯王子迎娶中国公主,送亲队伍走到这儿时,前方战乱,滞留期间公主居然怀孕,送亲队伍只得就地拥公主为王,朅盘陀国因此诞生。至于是谁造成公主怀孕的,玄奘在书里记载,是从太阳里钻出来的一位王子。

四川热过吐鲁番 吐鲁番多热

随后,我驾车回到国道上,继续往红其拉甫方向走去。接近前哨关卡时,路旁山谷的这个方向,应该能看到乔戈里峰,也就是大名鼎鼎的K2峰,可惜云雾太浓,没看见。电影《垂直极限》里的故事,就发生乔戈里峰,它是世界第二高山,攀登难度远远大于珠峰。说得夸张些,只要有足够的钱,就有可能登上珠峰,但乔戈里峰不行,光有钱没戏。

最终,驾车爬到海拔4579.2米,来到红其拉甫前哨,在一片冰天雪地中,为此次新疆自驾游,画上了句号。

真有全地形越野车吗——再讲一个故事。

每每路途遥远一些,比如新疆、西藏,有人就会为开什么车而纠结。在这儿,我讲述一个从塔县回喀什的途中,遇到的事儿——当时,我驾车走在一条山谷中,忽然,远远看见前面的四五辆车纷纷亮起刹车灯,赶紧减速,停车。此时前面升起一阵烟雾,并传来沉闷的隆隆声响。泥石流。脑中刚划过这个念头,只见一堆石头,缓缓地被水流推出,有的滑落到河谷里,有的堆积在路上。

我离开车子,爬上旁边的一个高坡观察,发现山上冲下来的水流并不大,估计问题不会很严重。河谷里,有辆车被冲了下去,不知是不是刚掉下去的。

此时,被泥石流阻断的公路两头儿,停下来的车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养路部门的人也到了。就在这时,只见那边来了一辆普拉多,气势汹汹地超越众车辆,挤到最前面,似乎想推开刚刚摆上的桩桶,凭着自己强大的越野性能,闯过去。可一看沾满泥浆的大堆石头,立即气馁,停住不动了。

我这边,身后突然响起暴躁的喇叭声,原来是辆牧马人,冲了过来。但结果与普拉多一样,英雄气短,也停在那不动了。

别看是在野外,公路部门的人效率很高,仅仅过了40分钟,两辆铲车,一左一右,分别来到现场,几铲子下去,石头便被清理干净。目睹此景,不禁感慨,什么全地形、全路况,一大半是广告词,随便来几块石头,您就过不去。真要想玩得疯狂些,最好买辆拖拉机,履带的那种。4个橡胶轮胎就敢说全地形,实在笑话。当然,玩越野不仅靠车的性能,还得有足够强的驾驶技术。这次在新疆,看到一些游客开着高级越野车,在路上的表现还不如当地的微面。

刚刚出现泥石流时,大家很规矩地排成一排,等候抢修。后来的一些车,似乎有什么要紧事儿,纷纷往前挤。

原本规规矩矩地队伍,被这些加塞的人,弄得七零八落,秩序由此混乱。

由于这些不守规矩的人,等到工人将路面清理干净,可以放行时,出现了拥堵——加赛车辆强行往里挤所导致。事实上,类似人为拥堵,在很多地区都能见到,如果人人都懂得排队,都懂得遵守交通法,就好了。

回顾简短的新疆之行,感受有如下几条。

1,中国许多省份人口密集,难免会有种紧张感与压抑感,而在新疆能得到一种舒畅感——让心情飞翔,在这儿能真的实现。作为中国面积最大的省份,新疆拥有草原、戈壁、沙漠、盆地、高山、峡谷、湖泊、古城,景色之美,内容之丰富,值得多来几次。沿途数不胜数的瓜果、烤肉、烤馕、大盘鸡,价格低廉(旅游区可能除外)。但新疆地域实在太辽阔,两个点之间需行车数百公里,并不少见,故在新疆旅游,需要更多的时间。自驾游是能够深入游览的最好方式,时间预算半个月起,最好是1个月或2个月。途中看到两对来自北京的夫妻,均已退休,结伴开一辆车,慢慢游逛,时间上不封顶,令人羡慕。

2,就我接触到的范围而言,绝大多数都是热情、友好、善良、坦诚。所以,在新疆旅游,我不仅没有不安全的感觉,相反,我觉得新疆比有些地方更安全,更令人舒心。

3,汽车一箱油大致能跑500-700公里,而我此行没看到2个加油站之间有那么远。也就是说,在新疆自驾游,路况、加油、食宿,我认为都不成问题。有人一出门总有各种担忧,但别忘了,不光您有车,人家当地人也有车,您需要92/95的油,当地人也需要,因为车都是一样的。沿途中石油与中石化加油站皆备,绝大多数都能用信用卡付款。

4,新疆公路限速很严厉,测速探头非常多,需要特别注意。如果您的车有巡航定速,看到限速牌是60公里,就以此设定,能确保不被处罚。当然,这么做需要耐心一些。新疆许多路是漫长的直线,视野极为开阔,两旁近处很难见到参照物,在这种情况下,时速60公里,汽车仿佛被定格,有种没走的错觉。此时您如果按耐不住,稍微加油,没准儿前面就会有个探头。我相信交管部门此举是为了安全,就是有些不太理解——在绿洲限速60可以理解,在戈壁滩上的漫长直道也限速60,是不是太低了?早年间我曾驾驶北京2020越野车前往新疆,那种车限速60没问题,因为它本身就开不快,0-100公里加速得20分钟,还得是下坡外加顺风。如今的车,性能与安全都进步很大,限速60的老规矩,如果能因汽车的进步而进步一些,就好了。

5,有些公路,比如独库公路的部分路段,在夏季以外的其它季节,可能会因冰雪而受阻。故我觉得每年的6-9月,或许更合适自驾游。如果单纯沿柏油路旅游,任何车都能胜任。如果像我这样,没事儿就把车开离公路,深入某条沟、某座山、某块沙地寻找传说中的那些古城堡,总把自己想象成斯文·赫定,就一定要开辆性能好、底盘高、品质没问题的车。

第7次新疆之旅圆满结束,新疆留给我的美好回忆,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我期盼着第8次。

「看完这篇文章,你肯定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车讯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