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师范学院回应教师发表错误言论 唐山师范学院做法引学生不满

人大教授断绝师生关系的新闻讨论异常积极,我们先回顾一下人大教授断绝师生关系事件。

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在微信发布公开信,指其学生郝相赫无端嘲讽历史学者阎步克和韩树峰,令他极为震怒,申明要断绝与新招硕士生郝相赫的师生关系,该学生发表“情况说明”进行反驳,昨天又收回“情况说明”,并进行道歉。他解释道,自己9月读了李凭先生的一本书,他认为人大、北大里执教魏晋南北朝的导师没有人及得上李先生的水平,就发微信朋友圈里赞颂这本好书。“我以前读过北大阎教授、人大韩老师的高作,并不十分佩服,于是就拿来比较,说后两者‘平庸’。”

他又说,作为读者,读了公开出版的著作,有评论的权利,“我这评论只涉及作者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只是在自己的私人空间发表,我的话还是被公开信传播,那就好比在酒桌上的话被偷拍视频一样,我觉得这是不太公正的。”他又向孙家洲、韩树峰致以歉意,承认对阎步克教授的私人评论是错误的,接受“孙家洲同意解除与其的指导关系”。

唐山师范学院回应教师发表错误言论 唐山师范学院做法引学生不满

郝相赫也表示,作为通过国家统一考试招考的硕士研究生,他将不惜一切手段,维护作为研究生的合法权利。

大家比较常见的只有断绝父子关系 母女关系等等,都是因一些家庭琐事。这次还是头一次听到断绝师生关系。

导师是否可以一怒断绝与弟子的师生关系?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孙教授只是发布公开信断绝和弟子的关系,但要真正完成“断绝”手续,还需得到学校的同意,学校要从教育和学术角度评估孙教授的“断绝”理由是否合理,而不能只听孙教授单方面的说法。

多数网友跟帖评论称,“知错就改”。但也有不少网友却认为,道歉信“缺少诚意”,“不够走心”。

那学生到底有没有错?

此事在网上发酵之后,有网络媒体曾就此事发起的网络调查显示,超过47%的网友支持老师决断关系,28%的网友支持学生。

正方:任何人都有批评他人的权利,包括自己的老师、长辈,但语言应当得体。如果文明发言,就算再严厉的批评,我想被批评者,包括孙教授也能接受。再看看这位同学的发言,张口一个垃圾闭口一个垃圾,可谓相当粗鄙。而且孙教授与他也进行过沟通交流,却毫无改观,出此下策,也算是维护被批评者尊严的一种努力与补救。

唐山师范学院回应教师发表错误言论 唐山师范学院做法引学生不满

反方:学术研究原本就该秉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理念,有批判精神、敢于挑战权威才有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进而不断推进新探索、新发现、新认识,这无疑需要为师者的包容、赏识和勉励而不是相反;即便弟子年轻气盛,可能表现得浮躁、肤浅甚或狂妄,恰恰需要导师循循善诱,悉心指导、深入探讨乃至正本清源、拨乱反正,而不是简单地以“道不同不相为谋”将其一脚踢开,不然,硕士生还用得着教授、导师传帮带吗?

对于人大教授断绝师生关系 你更支持正方 还是 反方?

盘点历史上著名的师生决裂事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