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健康宝弹窗3,背后的焦虑分析

“白天想,夜里哭,做梦都想去首都。”

这句早年春晚小品中的经典台词,用在正遭受“北京健康宝弹窗3”焦虑的返乡在京人员身上可能再贴切不过了。

(资料图:欢迎返京人员“回家”)

面对返京群体的“北京健康宝弹窗3”焦虑,真忙坏了“北京12345”的新媒体小编们,在每一条留言下,他们不厌其烦地复制下一段堪称套话模板的文字,“您好,关于您所反映的问题,我们会交办给有关部门核实处理,请您耐心等待。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与支持!”

不得不说,北京12345的工作人员很努力也很辛苦,但就是无法缓解被弹窗者的焦虑和无奈,除了将回复文字模板升级为“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因涉及个人隐私,我们已通过私信的方式与您核实相关信息,为及时高效解决您的诉求,请您及时查看微博私信,并提供相关信息。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信任和关注!”之外,他们似乎也无能为力。

毕竟,无论是对于北京12345的工作人员或者与北京健康宝相关的机构而言,充其量只是一份工作罢了,而对于被“北京健康宝弹窗3”困扰的人来说,则是无法返京、无法上班甚至是无法生活,除了“暂缓来京”,剩下的就是无尽的申诉和等待。

这个国庆节假期困扰了很多人的“北京健康宝弹窗3”厉害之处就在于,它针对的不仅是身在北京的人员,还包括那些已经离开北京返乡,或者外地有进京意向的人员,由于国庆假期末尾回乡返京人员收到的弹窗太多,有人甚至猜测北京是不是针对所有返乡人员一刀切地弹窗了。

按照媒体采访的丰台某社区服务工作人员的说法,弹窗③的人确实大部分都是从京外回来的,这些人可能是去过大数据检测到的风险点位,也可能未经过中高风险点位,这是因为,北京健康宝弹窗针对的是“从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县(市、区、旗)返回的人员”,而无法精确到他们是不是到过具体的中高风险点位,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密切接触,系统只能认定这部分人是有风险的,全部弹窗。

(资料图:北京严阵以待应对返京潮)

一定程度上来说,北京健康宝的弹窗确实是依托行程码等大数据信息进行的一刀切,只是,被弹窗后要解除困扰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根据媒体的报道,“落实3天2检或居家隔离7日,前往社区进行信息登记之后即可解除弹窗”,至于是3天2检还是居家隔离7日则由工作人员判断。值得注意的是,自行核酸检测不能自动解除本“弹窗”,需要向社区报告并进行风险排查。

而根据很多网友的实战经验反馈,如果人在京外,一旦被弹出就要疯狂拨打北京12345进行申诉,只有解除了才能返京。由于反馈诉求的电话很多,北京12345也不是那么容易打通,有人就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打通。

在这之后,还要通过北京市政务云的链接补充信息,给社区打电话说明情况,通过社区这一关,剩下的就是更高层级的复核,这个时候更多只能听天由命,应该是大数据复核,通过了弹窗消失。

需要注意的是,整个过程中要坚持做核酸,还要有耐心,毕竟,申诉流程很繁琐也很漫长,没点耐心真是把人给整崩溃了。

北京的健康宝弹窗到底收集了哪些大数据信息我们并不清楚,但对于一个影响如此广泛的弹窗而言,似乎应该更透明,要知道全国通行通信大数据行程卡只能精确到市一级,显然,北京健康宝弹窗能够针对“从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县(市、区、旗)返回的人员”弹窗,说明调用了行程卡之外的信息,比如通勤信息、核酸检测信息等。

(资料图:北京西站严格落实“一米线”候车防控措施)

大胆假设一下,如果北京健康宝的大数据能够打通全国各地的“场所码”或许可以做到更精确,但一来可能数据太分散或者采集过度,平添了太多数据处理量;二来北京也可能考虑到防控风险,宁可把圈画得大一些再繁琐的人工排除,而不敢过分依赖大数据把圈画得尽可能小。

其实,透过北京健康宝弹窗3引发的焦虑就能看出,纵使大数据在当下已经近乎无所不能,但大数据本身也存在着局限性,一个是信息采集的边界,过于宽泛除了数据处理压力还关乎隐私,信息采集的不够精准,又无法真正精确筛出风险个体,像北京这样以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县为单位弹窗,对于北京这种体量的城市而言,着实平添了太多工作量,大数据力不从心,复核工作人员也是疲于奔命。

当本应该是提升效率的大数据反而给人工复核平添几倍工作量之后,这样的大数据无论是可靠性科学性还是便捷性而言,似乎空有大数据噱头,而与传统的一刀切已经毫无区别,只需要根据出京返京群体的通勤信息就能判定了。

当“人在家中坐,窗说弹就弹”一再给北京人平添焦虑后,似乎已经无法把衍生的这一切问题全部归结于大数据,更应该为此承担责任的是人,是这背后的决策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