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兰索拉唑

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获得者,可能是“最憋屈”的一届,前有颁奖典礼闹乌龙颁错奖给了啦啦蓝,后有得奖之后被说是“政治正确”才得奖。

我觉得好气哦,谁说“黑人+同性”=政治正确了?

《月光男孩》:第8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

讲真,若好好从头看完,会发现这根本就是一部无关肤色和政治正确的成长电影,甚至严格一点说,与其说它是同性题材,倒不如说讲自我性意识的觉醒更多一点。

《月光男孩》中关于同性之爱的描写,相比《春光乍泄》,简直就是蜻蜓点水。

可正因为“黑人+同性”,《月光男孩》在国外和国内获得的评价几乎截然相反。

在烂番茄网站上,《月光男孩》新鲜度98%,而《爱乐之城》新鲜度93%,领先了一截。

在豆瓣上,《月光男孩》评分只有7.2,比《爱乐之城》的8.5相差不少。

看到评论里,不少仅凭故事简介就妄下断语,说这片是因为政治正确得奖,我就很想飞一发眼刀过去!

——我是无关肤色和性取向的分界线——

海报上,三张面孔并列,是一个人从男孩、少年到男人的20年。

导演巴里·詹金斯作为王家卫迷弟,采取了侯孝贤在《最好的时光》中的三段叙事结构(好像有哪里不对),用了三位不同的演员来扮演男主角的不同阶段,讲述了一个黑人男孩chiron的成长故事。

在这个故事,没有肤色带来的种族压迫,有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对抗孤独、面对成长的故事。

第一段,取名为little。男孩启荣(chiron)的烦恼。

他叫启荣(chiron),一个孤独的孩子,跟单身母亲生活,母亲有毒瘾,不仅经常带不同男人回家,甚至还会抢走儿子的午饭钱去买毒品。

他在学校备受欺凌。那一天,kevin的出现成了他唯一的亮色。

还有位胡安叔叔,在他遭受欺凌时为他解围,把他从街头带回家,教他游泳。

还给他讲了一个“黑人在月光下会变成蓝色”的故事。

当自己的亲妈骂自己是“屁精”的时候,胡安叔叔告诉他:“你可以是同性恋,但你绝不能让别人叫你屁精”。

胡安叔叔的妻子特蕾莎,跟那位著名修女有同样的名字,在母亲毒瘾发作弃自己不顾时,他们的家成了他的避难之乡。

第二段,取名为“chiron”。少年启荣的奇幻漂流。

念中学了,他长得依旧纤瘦,依旧在学校受着欺凌。

胡安叔叔已经去世,他受特蕾莎婶婶的照料。而那位毒瘾成性的母亲,只会回来抢走他的钱去买毒品。

性意识的觉醒,是在启荣梦见凯文的那一夜。

而后,在一个蓝色的月光下,他们并肩坐在沙滩上,有了第一次的彼此触碰。

这一段拍得相当克制,可又挺美好,情窦初开的少年,那一刻心情如海边轻拂的微风一样雀跃吧!

这一握手,比一吻更令人心动。

可这段初恋,给他带来的是伤痛,伤痕累累恰如他鲜血淋漓的脸。

第三段,取名为“black”。毒贩启荣和他的春光乍泄。

长大后的他,成了跟当年的胡安叔叔一样的人,同样做了毒贩,带着同样的黑色头套,同样的金链耳钉。

满嘴的金牙,像是那个孱弱少年从心灵为自己武装到了牙齿。

这时候凯文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他们见面了。

时过境迁,凯文娶妻生子,他们再度独处时,已能平静地分享最私密的——

心里话。

凯文说:“我从没做过真正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

启荣说:“这一生只有你触碰过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碰过别人。”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兰索拉唑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少年启荣将来会成为怎样的中年启荣、老年启荣?不论如何,结尾似乎告诉了我们一切——

月光下那个变成蓝色的少年,命运让他成为了自己当初并不想成为的样子。

——我是天使与魔鬼的分界线——

在三段叙事里,导演刻意让三位分别扮演启荣的童年、少年和成年的演员在拍摄中见不到彼此,仅通过一些相似的生活细节如洗脸的动作,来向观众暗示他们是同一个人。

启荣在少年时期和成年以后两次的洗脸镜头,不同的演员,演出了同一个人的感觉。

在启荣的世界里,除了特蕾莎婶婶之外,几乎每个人都既为天使又为魔鬼,所以他的成长同样一念为神、一念为魔。

胡安叔叔抚养他,可他却是一名毒贩,正是卖给他母亲毒品的人。

kevin给了他初恋和初次性体验,可却在温情过后第二天就狠狠背叛了他。

母亲,生了他,却不好好抚养他,多年之后,母亲试图向他忏悔,并不能抹去多年来心上的伤痕。

“我爱你儿子”

“你不用爱我”

——我是导演和编剧真实经历的分界线——

《月光男孩》当中的不少故事,都跟导演、编剧自身经历有关。据说导演曾表示拍完片子后,都不太敢重温。

导演巴里·詹金斯,父亲在他12岁时去世,他的童年寄人篱下,也像片中的启荣一样参加过足球队。

编剧塔瑞尔·麦卡尼,是一位同性恋者,本片是改编自他创作的戏剧《在月光下黑人男孩们看起来很蓝》。

他们都成长于毒品泛滥的迈阿密地区,在同一个社区,念同一个小学。片中启荣的那位吸毒的母亲,正是以导演和编剧的母亲为原型,他们都有一位吸毒成瘾的母亲。

片中扮演特蕾莎的Janelle Monáe在拍摄时情不自禁地落泪,她说,因为片中这些人物,就是她故乡堪萨斯的那些朋友,他们当中有的吸毒有的贩毒,有的则因性取向而痛苦不堪。

而编剧塔瑞尔·麦卡尼写下剧版初稿时,正是14年前的夏天,当时他的母亲因艾滋病去世,他说:“母亲被毒瘾所害,我们之间为此渐行渐远。所以我尝试着迅速着手做这些事,回顾生命中与不同人的羁绊。电影拍摄过程中,我虽然很想不去掺杂我个人的感情,但这大概无法避免,我也不能控制自己。”

导演巴里·詹金斯说,自己决定拍电影,正是受了《重庆森林》的影响。当他在街头音像店流连时,看到了昆汀介绍王家卫《重庆森林》,看了电影后,决定投身电影。

作为一枚王家卫迷弟,巴里·詹金斯的第一部作品《忧郁的解药》和《月光男孩》两部电影当中,都有向王家卫致敬的镜头语言。

——我是导演果然真爱王家卫的分界线——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获白玉兰奖兰索拉唑

有心的外国网友将《月光男孩》中致敬王家卫的部分进行了对照,可以看出导演说的喜欢王家卫并非客套。

《月光男孩》VS《春光乍泄》

《月光男孩》VS《花样年华》

多年以后,他和他重逢时,背景所奏音乐《HELLO STRANGER》由60年代黑人女歌手Barbara Lewis所唱。

正是王家卫《蓝莓之夜》所用的那首。

回到开头,为什么这片子要叫《月光男孩》?

这一幕还不足以告诉你答案么?

片子的最后一幕,是长大成人后的启荣来到了月光下的沙滩,蓝色月光下,他成为了多年前的那个小男孩,回首往事。

他还是成了自己最不耻成为的那个人,当初质问胡安叔叔“你贩毒吗”?的那个少年,终究像胡安叔叔一样,愧对当年那个少年的清澈眼神。

“有些时候,你需要决定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决定不能让别人替你做。”

我近来越发喜欢这样简单清澈的电影,抛却一切附着其外的意义三观价值取向,简简单单讨论如何做个人,如果过完你这一生,就挺好。

想来你们又要问我要汁源,我来找找,发消息到后台用关键词“月光男孩”试一试。

刷这个陀螺,跟艺兴一起盗梦

相关文章